ANBOUND大数据分析:世界人口年龄,好多秘密……

安邦集团 2019年2月12日 《公共关系办公室》

年龄意味着什么?

——生命状态?成长?人生阅历?小鲜肉VS老腊肉?……

——对个人?对国家?对城市?对市场?……

——你知道世界人口的平均年龄吗?

——世界各国在变老,还是在变年轻?

——中国下一个“锦鲤”在哪里?

——为什么会有“抢人大战”?

信息研究者眼中的“年龄”是什么呢?


1 世界在变老吗?

佛系世界人口年龄结构的“二重性”.

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或地区,平均年龄“四十不惑”(欧盟与美国人口平均年龄分别为43岁与38岁);

中印等部分亚洲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平均年龄“大三奔四”(中国与印度人口平均年龄分别为37岁与30岁);

肯尼亚、南苏丹等非洲欠发达国家或地区,平均年龄不足“双十”( 20岁)。

两相对比,在欧美日中面临老龄化趋势的同时,非洲人口年龄呈年轻化,这体现了世界人口年龄结构的“二重性”。

世界格局,谁能C位胜出

欧美大叔VS亚洲青年VS非洲小鲜肉.

现状如斯,我们还得拿望远镜看看未来。

如果将人口年龄分布放置到未来二十或三十年的趋势中去观察,又将是怎样?

未来20年,欧洲北美地区人口年龄将普遍处于37-46岁之间;

亚洲和拉丁美洲地区人口年龄将处于27-36岁之间;

非洲地区人口年龄普遍处于19-22岁之间。

另一组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50年,世界上的10-24岁的人口逐渐向非洲和部分亚洲地区聚集。

这意味着,未来20年世界的年轻人口的重心逐渐向非洲移动。

▲图中黄色、绿色面积逐渐变小,而蓝色面积逐渐变大

正如安邦智库(ANBOUND)在《世界人口重心变化将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每日经济 2018年05月01日 总第5657期)一文中提及,未来3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格局将因为人口重心的变化而改变。

从全球经济发展历史看,在非战争的情况下,如果全球经济维持整体增长,人口快速增加一般来说会给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带来正面影响。在人口增长迅速的贫穷国家,如果文化素养提高和城市治理能够改善,识字率提高,将引发连锁反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演变将为经济创造出人口红利。

比如,随着非洲与印度人口增加,全球许多商业活动将在这些地方展开。非洲国家和南亚国家将成为世界上人口最集中的地区,有一定的可能性成为那时的新兴市场。

随着未来全球人口重心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活跃中心的转移,可能又会有一批新的城市成为“新加坡”或“香港”,有的在航空和海运方面受益,有的则可能成为金融、科技和服务业的新中心。

实际上,过去40年中国经济繁荣发展正是走了这样一条道路。

中国下一个“锦鲤”在哪里?

年龄 竞争力VS创新VS活力 国家命运.

韶华易逝,不经意间,曾经“芳华绝代”的你我已经步入“大叔”、“大妈”的行列。

以14亿人口为基数,中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在2030年将达到2.8亿(占比20.2%),这将两倍于日本的全国人口。

届时,中国将进入WHO界定的老龄化程度最高等级之列——超老龄社会。到2055年,中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达到峰值,为4亿人(占比27.2%),远超美国人口规模。

01.中国人口少子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尽管国家全面放开了二胎政策,家庭的生育意愿仍然创了新低。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人口出生率不足11%,与2017年相比,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减少200万人,是近40年来中国出生人口下降最多的一年,大大超出预期。

一方面,家庭的生育观念出现了变化,“养儿防老”的思想日益淡泊;另一方面,生育成本的上升让家庭“望儿兴叹”。

据《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人口负增长的拐点将在2030年左右出现,如下图所示。

对于中国的人口而言,21世纪上半叶发生的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经预测,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峰值14.42亿,从2030年开始进入持续的负增长(上图中拐点显示),2050年减少到13.64亿,2065年减少到12.48亿,即缩减到1996年的规模。

02.中国老年抚养比仍处在加速上翘的态势,形势格外严峻

老龄化叠加少子化,养老问题势如冰山。据联合国预测,到2050年,中国的老年抚养比将超过40%。

人口的平均生育水平、年龄结构以及劳动年龄人口规模,是决定一个国家长期经济增长潜力的关键因素。

近些年,我国人口结构变化的各种负面影响开始显现,在安邦智库(ANBOUND)看来,按照人口与经济增长全面正相关的假定,在一切正常的前提下,205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只有3.7%至4%。那时如果存在更多制约因素,经济增速会更低。

从中近期的发展趋势看,老龄少子化带给中国的各种压力同样十分明显,劳动力减少、社保压力增大、社会成本剧增等一系列问题,都是未来中国政府和民众躲不过去的难题,应该引起各方的高度警惕。

03.人口老龄化损害国家长期创新能力

老龄化的人口结构降低了社会的创业倾向,造成了人口学上的“阻挡效应”。

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启示我们: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

“我们要坚持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的理念,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为经济社会发展打造新引擎。”

这个重要讲话表明创新在改革开放中所处的重要地位,以及人才和人口的重要性。

同样,安邦智库(ANBOUND)也认为,亟需通过技术和改革提升生产效率并推动劳动替代。这条“锦鲤”或可解决这些难题困扰,确保未来中国的发展和崛起。

人才,是第一生产力

年龄 就业VS消费VS服务 城市“抢人大战”.

对于老龄化背景下创新和人才的作用,新一线城市先知先觉、先下手为强。“抢人大战”你方唱罢我登场。

一是以北上深杭引领、部分区域中心城市竞相追赶的新经济发展格局正在形成,新经济竞争将主要集中在高端产业和高端人才的争夺上;

二是人口代表了消费市场和劳动力,拥有人口的城市就拥有了竞争力的“资源”。

2017年初,武汉开启人才引进政策,自此全国已陆续有近六十个城市出台了人才引进的政策,包括落户、租房/购房补贴、生活补助和创业补贴等等,吸引了大量年轻人。

2018年,高达40.2%的应届毕业生倾向就职于新一线城市,而对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就业期望从2014年的48.4%急剧下降至2018年的27.4%。

各级政府在总结2018年政绩时,多了一个新的指标:城市在过去一年引进的人才数量。

2018年,网上流传甚广的一个段子:“如果你是大学毕业生,到了西安,你可要小心了,可能你刚下火车就会被警察盘查:学历,身份证,接着,你有可能就被拉去派出所。到底犯了什么事?民警同志会告诉你,你符合西安当地的人才落户政策条件,还有,你的火车票,我们报销了!”

2018年全国各大城市小宇宙爆发的“抢人大战”,也诞生了不少丰富多彩、土味情话十足的“广告词”:

西安,户籍民警的誓师大会,誓师内容就是“坚决打赢西安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战。”

成都,打出了响亮的口号,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武汉,再次推动大学生留汉工程,推动各项政策及配套措施,加快建设“大学生最友好城市”,确保今年留汉大学生达到25万人以上。

郑州,面向全球发出了“招贤令”,正式公布了史上“含金量”最高“1+N”系列人才政策。

“招才广告”撩惹人,“领证”姻缘成。“人才争夺战”更是人才政策的竞争。

知否,知否?各地政府到底准备了哪些真金白银的“聘礼”?安邦智库-政府大数据信息库热点关注《地方政府打造“创新人才高地”的政策及案例?》中一览究竟。

从中国九大城市老年人口占比来看,上海成为古稀之年“老年人”,北京、沈阳、成都、武汉,正是典型“奔五、六”的“大叔儿”,广州、西安也是“奔四”的“中年人”,深圳反而是属于“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年轻人。

这样的人口结构将对各个城市的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

至于未来这些大城市人口年龄的比例如何分布,需要看各地方如何引进新的人才,合理安排人才梯队,实现可持续发展。

例如:武汉市2019年两会披露,武汉2018年也留住了大学生40.6万,并且估计2019年还将有25万大学生新增量。南京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2018年在南京就有34万名大学生就业参保。而成都作为2018年备受瞩目的城市,也吸引了不少人才前往。由此不仅看到了“孔雀东南飞”,还有“孔雀中南飞”,甚至“孔雀西南飞”的局面。

对于刚刚毕业的人来说,能不能有一个体面的收入,在一个地方有尊严的生活下去,这可能是人才最关心的。当然换个角度来看,也应该是每个城市所关心的,因为能不能留住人才,事关一个城市未来发展的关键。

一般情况来说,年轻人需求多,消费能力更强,更有动力适应及推动生产和消费周期,而老年人更多考虑的则是偏重医疗、养老类。

未来哪个城市不想抢占年轻人才的制高点呢?而对于年轻人才,谁不想到一个创新发展潜力大的城市高就呢?

正如安邦智库(ANBOUND)在《各地城市争抢人才之外还要考虑什么?》(每日经济2018年12月25日总第5822期)一文中提及,在人数往新一线城市流动的背后,有些长远的问题更应该值得地方政府思考。

其一是大量人才的落户,将给地方财政带来一定压力,同时将对地方公共资源的供给能力提出考验。根据成都市社科院的研究,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成都每增加1个城镇户籍人口所需要的财政支出增量为16.8万元,主要包括公共基础设施、社会保障、义务教育、医疗卫生、就业服务、住房保障和社会治安、文化体育等领域的投入。

此外,以衡量城市公共资源供给的指标之一,医疗机构病床的人均拥有量计算,2017年末,西安为0.0069张/人;成都在2017年末户籍人口达到1435.3万人的背景下,人均床位拥有量为0.0094张,都是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各地“抢人大战”的背后,城市资源能否能跟上人口数量增长,这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古人说,“乐土以居,佳山川以游,二者尝不能兼,唯大理得之。在现代社会,这两点也是一个城市吸引人的核心要素——美好的环境与适应生活和工作的条件。

安邦智库(ANBOUND)认为,接下来的城市化进程,国内城市的竞争正在出现微妙的变局,人口流动多向化与城市发展的多元化,正在成为国内城市化的新特点。在这一变化中,具有综合竞争力的城市将会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和人才积聚。

数据来源:

[1]CIA The World Factbook/Median Age 2017.

[2]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Population Division (2017).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7 Revision, DVDEdition.

[3]Our World in Data/world-population-growth.

[4]中国国家统计局(NBS)及各地方统计局数据。各城市数据截至2017年底,其中,广州数据截至2016年底。

安邦智库对人口问题研究的信息追踪脉络

来源 | 安邦智库产品综合


(因追踪研究内容量过大,上图仅展示部分重要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