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夜间经济,让城市越“夜”越美丽 | ANBOUND大数据分析

安邦集团 2019年5月17日 《公共关系办公室》

不知道你有没有被这样一张图惊艳到?

图片来源:2017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布的全球夜景图。注:自左至右依次为美洲、欧洲和亚洲。

图片中散发迷人“亮光”的蓝色图景是否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灰姑娘身上的那件缀满“亮光”的蓝色连衣裙?

幸运的是,这次它来自现实——它是2017年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布的全球夜景图。

在感叹夜间地球“星光”璀璨的同时,我们似乎也从各个区域的夜间亮度中发现,夜间照明往往与一个城市夜间经济的繁荣度有关,夜间城市越亮,城市活跃度越高。

不过,与视觉上的灯光照明相比,夜间经济要复杂得多。夜间经济(night-time economy)是指发生在当日18∶00到次日6∶00以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为消费主体,以休闲、旅游观光、购物、健身、文化、餐饮等为主要形式的现代城市消费经济。

2001年英国学者保罗·查特顿(Paul Chatterton)和罗伯特·霍兰德(Robert Hollands)以“城市夜间休闲规划”(urban playscape of city nightlife)的概念首次提出夜间经济。

发展夜间经济,

地方政府关注什么?

近两年,国内城市开始积极发布政策发展夜间经济。“点亮”夜间经济被提上2019年北京市政府的工作日程、天津围绕海河打造夜间经济带、南昌计划三年打造“不夜城”……

据安邦智库(ANBOUND)政府大数据信息库关于“夜间经济”的标题点击统计,“部分地方政府发展夜间经济政策&举措”的点击率最高,部分地方政府在夜间经济的建设上侧重于政策和举措。

图片来源:ANBOUND政府大数据信息库

从政策发布的主要内容来看,夜间经济活动主要包括:夜间餐饮、夜间零售、夜间旅游、夜间购物、夜间文创。城市发展夜间经济的主要做法为:夜间场所经营时间上的延长和城市亮化。城市发展夜间经济的最终目标是打造“特色”街区,形成属于自己城市“品牌”(如:夜金陵、夜津城)。

表1:我国部分城市发展夜间经济政策

数据来源:地方政府机构官网,安邦智库(ANBOUND)制图。

城市夜间经济,

背后蕴藏着哪些商机?

从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的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来看,如下图1所示,2013年至2018年间,国内消费支出对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贡献率整体处于上升趋势,2018年消费支出对于GDP的贡献率比重已达到76.2%,消费对于中国经济的增长的影响不言而喻。

图1: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2009年-2018年)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安邦智库(ANBOUND)制图。注:2018年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贡献率为未修正值。

安邦智库(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先生在《不懂消费就不懂中国经济》一文中指出,中国正在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新动力在哪里?毫无疑问就是消费。作为有着13亿多人口的巨大市场,消费应该成为未来中国经济持续不断的动力源泉。未来的中国经济就看消费!不抓住消费,就没有抓住中国经济的根本。

1、万家灯火正是消费时。在夜间,游客对夜间美景、夜晚活动、文化体验、夜市美食都非常青睐,在文化体验中,书店、茶社、剧院是夜间消费市场的文化亮点。

据北京市假日办、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北京市商务局统计,2019年清明假期三天(4月5日-4月7日),60家重点零售、餐饮企业累计实现销售额17.9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夜间餐饮消费、京外游客消费增长明显,分别增长近50%和23.9%。

据统计,我国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夜间经济”已占全天服务业营业额的50%,百货商厦发生在18时以后的营业收入,占到全天销售额的40%到80%。国家商务部一份调查显示,北京王府井出现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重庆三分之二以上的餐饮营业额是在夜间实现的,广州的服务业产值有55%来源于“夜间经济”。

夜间消费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消费升级,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如果说消费是经济新的增长点,那么发展夜间经济不可缺少。

2.夜间消费对于城市经济的影响。安邦智库(ANBOUND)的美国合作机构ESI ThoughtLab在《纽约夜生活经济》(New York City's NightlifeEconomy)研究报告中指出,纽约市的夜生活是指下午6点至早上6点之间在餐饮服务、酒吧夜店、艺术场馆、聚会场地和运动消遣这些部门内发生的经济活动。

其中,餐饮服务包括全服务式餐厅和非全服务式餐厅,咖啡馆,快餐店,特许的场馆食物贩卖店,快餐车,其他相关食品机构等;酒吧夜店包括酒吧、夜店等非用餐性服务场所;艺术场所包括展览馆,博物馆,现场艺术表演场地,电影院等;聚会场地包括音乐演出场所,独立场所与DIY空间(非正式的文化和表演空间);运动消遣包括观赏性运动以及参与性运动、保龄球、台球、游乐场等其他消遣活动。

2016年,夜生活为纽约市创造了196,000个工作岗位,62亿美元的工资收入(或为74亿美元员工薪酬),以及191亿美元的直接经济产出。

表2:纽约市夜生活对经济的直接影响

数据来源:《New York City's Nightlife Economy》.Econsult Solutions,安邦智库(ANBOUND)制图。

除此以外,这些夜生活场所本地商品与服务的购买商间接地为纽约市创造了25,000个工作岗位,18亿美元工资收入和51亿美元经济产出。

而在夜生活场所之外,零售、交通、住宿等配套服务也为纽约带来48,000个工作岗位,23亿美元的工资收入和60亿美元的经济产出。除了消费者,这些场所的从业人员的消费活动也能够带来29,000个工作岗位,17亿美元的工资收入和49亿美元的经济产出。最终,整个行业给纽约创造了18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其中纽约市政府6.97亿美元,州政府11亿美元。

图2:纽约夜生活对经济的其他影响

数据来源:《New York City's NightlifeEconomy》.Econsult Solutions,安邦智库(ANBOUND)制图。

3.不缺钱的夜晚缺文化。尽管工作日益繁忙,但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物质文化需求却丝毫没有减少过。像某些年轻人说道:“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这个世界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2019夜间旅游专项调研》显示,接受调查的游客中有过夜游体验的占比92.4%。银联商务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期间国内夜间总体消费金额、笔数分别达全日消费量的28.5%、25.7%,其中,游客消费占比近三成,夜间旅游已成为旅游目的地夜间消费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正月十五元宵夜,故宫的“2019故宫紫禁上元之夜”,3000张门票瞬间被秒光;据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统计,2019年春节假期,西安大唐不夜城现代唐人街接待387.27万人;2017年3月份北京市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已由2005年的603.4亿元上升到2016年的3570.5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14%,对地区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20.3%,成为北京市重要支柱产业……

不难看出,随着夜间旅游的盛行,游客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强烈,但市场上可提供的文化消费精品却并不多。

如何发展夜间经济?

古今中外皆有妙招

1.夜市直至三更尽的北宋。由古至今,夜间管理制度的不断创新给夜间带来新的活力。早在北宋年间,首都东京(现为河南省开封市)取消夜禁制度,此令一下,使得当时东京勾栏瓦舍人山人海,一派欣欣向荣之色。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对当时夜市的繁荣景象进行了描述:“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耍闹去处,通晓不绝。”

夜间的开放使得北宋经济开始复苏。如果说唐代禁夜令最坚决,那么宋朝就是取消禁夜令最彻底的。日本历史学家内滕虎次郎曾在“唐宋变革论”中指出,如果唐朝是中世纪的结束,那么宋朝就是近世的开始。如果有机会亲眼看一看北宋的夜市,或许就不会迷恋大唐的繁荣盛世。

2.夜间业态多元化的伦敦。伦敦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从2004年到2016年,伦敦创造了超过10万个新的夜间工作岗位,2017年伦敦市的夜间经济收入达263亿英镑,预计到2030年将达300亿英镑。

伦敦夜间经济的成功归功于夜间经济业态多元化与社会多元主体参与管理。在业态的多元化上,伦敦打造的酒吧文化受到市民的喜欢,夜间博物馆、图书馆、音乐厅的延时开放使得市民晚间有了新的去处,街头表演等夜间活动在伦敦的晚间应有尽有。

在夜间多元化管理上,2016年,伦敦成立了夜间工作委员会,设立了“夜间主管”。夜间工作委员会委员需与夜间消费者、夜间场馆工作者还有夜间消防员对话,听取意见最后制定夜间经济发展政策。

3.比火炉更热的夜间重庆。每到夜幕降临,重庆嘉陵江大桥“人满为患”,因为在桥的下方,有一座与《千与千寻》里面类似的建筑物,那就是洪崖洞。作为重庆夜间旅游的典型代表,洪崖洞因独特的吊脚楼建筑风格和极具视觉美感的夜景灯光景观吸引了众多游客。

除了洪崖洞,重庆的“两江夜游”也是重庆夜间旅游的爆款,坐在游轮上,可以看到朝天门头上正在建设的来福士帆船建筑,头顶上横空而过的长江索道,灯火辉煌的洪崖洞等等夜间景色。近年来,重庆夜间旅游的发展激发了夜间经济活力,为游客带来新的旅游体验。

发展夜间经济,

究竟难在哪儿?

1.深夜食堂尚缺温暖。北京市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出台繁荣夜间经济促消费政策,鼓励重点街区、商场、超市以及便利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并计划在西城、朝阳、丰台、石景山、副中心和昌平等地各打造一条深夜食堂特色餐饮街区。

北京市还对夜间营业的餐馆、街区以及商圈给予补贴,例如对深夜餐厅给予最高10万元人民币的补贴,对特色餐饮街区最高500万元的补贴支持等。同时,北京市各区已展开行动,三里屯太古里,以及有亚洲最大社区之称的回龙观、天通苑地区将建设深夜食堂特色餐饮区。

不过,对于政府的扶持举措,一些商家并不买账。北京某家品牌餐饮零售连锁店的区域主管表示,他所负责的100多家连锁门店,从消费习惯、人力成本上考虑,很难延长营业时间。在夏季,店面在下午5时以后有占五成的零售额,而冬季只有35%,并且消费需求基本上在晚上7、8时之前就已完成。

更难的是,租金、人工成本明显上涨,延长营业时间得不偿失。从部分城市发布的夜间政策来看,目前,我国部分地方政府在夜间经济的规划上并不充分。大部分城市还没有将夜间经济作为其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提上政府工作议事日程。在机构的设立上,目前大多数城市并没有成立独立的城市夜间管理部门。规划不足使得夜间经济发展效果不佳。

2.夜市经营管理亟需科学精细化。晚上十点半,湛江中山二路的一家粥粉大排档已经是人声鼎沸。门店外摆了约三十张桌椅,占据了整条人行道,顾客们的电动车和摩托车也直接停放在路旁。档口的入座率约有三分之二,客人们高声谈笑,服务员来来往往,经营区内一片狼籍,地上全是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和纸巾,人行道上的地砖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在夜间经济的管理上,城市管理者在夜间经济上面临着两难的选择。过严的管理,会导致城市管理者与经营者之间的矛盾冲突升级,同时也会抑制夜间经济的发展。而太过宽松会使得城市治理各种问题频发。在各个城市的夜市管理上,流动性的摊位向来管理比较困难,像占道经营,露天排放油烟,随意丢放垃圾等情况依旧存在,夜市造成交通堵塞和空气污染使得当地居民生活苦不堪言。

3.夜间城市千城一面。曾经一首《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让各国各地的人民广场都沸腾了一翻,各个地方的网友争论着,人民广场在我家这边,有的网友为了让大家相信人民广场在他家,在微信朋友圈定位上了人民广场。全国34个省,大部分城市都有着相同的建筑风格,在城市打造上,越来越多的城市出现了“千城一面”的现象。

酒吧、KTV等晚间营业场所的全面覆盖、大排档为首的夜宵餐饮早已经成为各个城市的“标配”。一些不伦不类的山寨名胜古迹充斥于夜间旅游产品中,不仅没有打造出“特色”,反而正在毁灭一个城市原有的风貌。大多数城市争相模仿,却忽略了背后的民俗文化和人文精神打造,使得城市“特色”越来越模糊。

发展夜间经济,

安邦智库怎么说?

安邦智库(ANBOUND)城市研究团队提出,繁荣夜间经济意义重大,不仅能拉长经济活动时间,提高城市设施的综合利用率,也可以提供相应增量的就业岗位和创业机会。

另外,对于本地居民来说,提高夜间消费质量,能让其更好地分享城市发展成果,增强城市生活的获得感、幸福感;对于外地游客来说,还能丰富旅游体验,留下美好、难忘的旅游印记。

好的夜间经济氛围使得城市经济发展锦上添花,如何更好地发展夜间经济,安邦智库(ANBOUND)有着自己的理解。

1.夜间经济应“以人为本”。本质上来说,破解夜间经济的瓶颈,除了着力发展夜间经济产业,还要围绕人的需求。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城市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不应该为了创新而创新,而应该沉下去,了解城市居民的基本生活需要,这才是正确的城市发展规律。夜间经济的发展同样需要以人为本,只有深入地了解消费者的夜间生活需求和个体经营者的需求,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发展夜间经济。

2.夜间经济发展应提升城市公共服务。随着夜间经济的兴起,必然会给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带来压力。夜间经济反映了城市的公共服务能力。安邦智库(ANBOUND)城市研究团队认为,城市管理者不妨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通过提升城市交通、环境等公共服务促进夜间经济的繁荣。

例如,伦敦为了振兴“夜间经济”,专门留出一个公务员岗位招聘一名深谙夜生活的“夜间主管”,而且还实施了地铁通宵运营计划,部分线路在周末24小时运营;在阿姆斯特丹也设有“夜间市长”,专门负责当地居民夜生活的安全。而纽约市的地铁也采用24小时运行费方案,地铁盲区还配备了晚班连通巴士。

3.夜间经济需打造城市特色。“特色”是城市发展夜间经济最好的宣传,从部分城市发布的夜间经济政策来看,夜间经济的发展目标都带有“特色”两字。目前我国部分大城市的夜间经济有了较快发展,总结了部分经验,那么中小城市能否直接复制这些大城市发展模式呢?

对小城市而言,一味模仿显然是不行的,安邦智库(ANBOUND)城市研究团队认为,小城市发展需充分依靠利用根植性,发展壮大地域特色。小城市的建设发展是在较小的地域范围内展开的,能够形成具有地方特色、可持续发展的根植性是很有限的,需要认真不断地尝试和探寻。

总而言之,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和消费结构升级,夜间经济已经成为城市发展不可缺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