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氢发动机”事件中,我们真正该关心的是什么?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5月31日

青年汽车的水氢燃料汽车

编者按:公共政策总是这样,三七开。战略占七成,技术只占三成,什么时候颠倒过来了,技术决定战略,那就会出现大问题,历史会证明,电动车产业政策今后会逐渐成为一出闹剧。

图:著名智库学者、安邦创始人、首席研究员陈功先生

5月23日,《南阳日报》发布头版报道,称当地氢能源汽车企业——青年汽车下线了“水氢”发动机,仅加水即可行驶。而在前一天,市委书记、市长等相关领导也到场见证了下线仪式。

南阳日报报道

据该文章报道,青年汽车董事局主席庞青年表示,水氢燃料汽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即可在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将水转换成氢气,续航超过500公里。

因为“只加水即可行驶”的说法存在较多疑点,该报道一出就迅速在网上形成热议。

-01-

汽车加水就能跑?

根据青年汽车的相关描述以及目前汽车产业的技术发展路径来看,所谓水氢燃料汽车,不过是一种氢燃料电池车。

其本质是在氢燃料电堆内让氢气和氧气通过化学反应相结合,形成电流驱动电机,并给电池充电的过程。

从技术上说,利用氢气氧气结合这个化学反应驱动车辆没什么问题,但问题在于,把水变为氢气,这是需要电来分解的,而电解水制氢技术要想应用于新能源车,成本是难以突破的瓶颈。

工作人员现场为水氢燃料汽车注水

电解水制氢不仅需要稀有金属作为催化剂和电极材料,而且还要耗费大量的电力。算下来,电解水制氢的成本极其高昂。目前全球公认的最经济的制氢方法是煤制氢气,但这一工艺也需要耗费大量水资源,增加环境负担。

至于电解水制氢,往往使用的是风能发电站或水力发电站剩余电力,这样才具备经济性。但即便如此,氢气的成本还是远远高于其他传统能源。

可南阳青年汽车公司真的能突破这一瓶颈吗?

据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称,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庞青年称这种催化剂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

从后来的报道来看,通过逐渐明晰的真相我们不难发现,所谓的加水汽车主要还是使用了单质的钠、镁、铝在制备氢气,成本高不说,强碱污染隐患也无法令人放心。所谓“零成本”一说,实在有违科学常识和经济常识。

-02-

该事件反映的实质问题是什么?

在媒体看来,这一事件既反应了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再次兴起,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点的现状,又反映了目前国内大部分非专业民众,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缺乏基本认知的尴尬现实。

而作为国内从事公共政策研究的跨国独立智库,安邦智库(ANBOUND)认为,事件背后所反映出的我国在公共政策制定领域的某些缺陷更值得去研究和思考。


为此,安邦智库(ANBOUND)公关团队就此事采访了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先生,访谈实录如下:

在中国市场,谁最先在政策面强调应该优先大力鼓励发展氢燃料汽车?

陈功:毫无疑问是安邦智库,应该已经持续十年左右的时间了,我们的观点从来没有改变。

谁最先为氢燃料汽车的发展大干快上敲响警钟的?

陈功:同样也是安邦智库,安邦智库是产业政策的追踪者,研究者。我们观察产业的动态,警告危险的变化。

南阳的水变氢汽车的事件,实质反应了什么问题?

陈功:政府不应该成为风险投资者,风口可以吸引投资,政府可以制造风口,创造产业吸引力,但不应该直接加入进去,社会地位和角色不同,使命不同,错位就会犯大错,成本很高。

氢燃料车与电动车相比,究竟有什么优势?

陈功:涉及政府的就是公共政策,从公共政策的角度看,电动车明显不如氢燃料车。电动车是全社会为它配套,数万公里的高速路如何配套呢?社会成本太高了,没有前途。氢燃料车则是社会厂家为社会服务,与原有的产业体系有很好的配合关系。两者都有一些技术难关要突破,但社会成本才是真正的重点

今后产业方向上会有什么改变?

陈功:我相信很多电动车生产厂家会陷入严重的被动状况,有些可能会倒闭。

中国的产业政策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

陈功:公共政策总是这样,三七开。战略占七成,技术只占三成,什么时候颠倒过来了,技术决定战略,那就会出现大问题,历史会证明,电动车产业政策今后会逐渐成为一出闹剧。

-03-

发展氢燃料汽车,切勿盲目扩张

其实,在我国,受到政府补贴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似乎都无法避免“一窝蜂”的发展态势(警惕政府过度扎堆产业创新做烂市场,《每日经济》,2018年12月25日)。

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也不例外。由于氢燃料电池技术近来受到政策“青睐”。在政策助推下,相关企业也迅速响应。多家上市公司也表态,将继续加大氢燃料电池布局。

与此同时,地方也在纷纷“抢跑”氢燃料电池产业布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20多个省市出台氢能的发展规划和氢燃料汽车的发展规划,形成了华东、华中、华南、华北、东北、西南六个氢能和氢燃料电池汽车的产业群。

有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氢燃料电池车辆将达到1万辆;到2030年,氢燃料电池车辆保有量将达到200万辆,占全国汽车总产量的比重约5%,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产值有望突破万亿元大关。

不过,安邦智库(ANBOUND)要提醒的是,地方政府争相扶持创新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对于氢燃料电池这样一个有一定技术门槛的产业,各地在规划和投入时需要谨慎评估各自的条件。如果不顾条件,“一窝蜂”式的抢进,可能会在短期内形成对技术、对产业、对人才的激烈争夺,反而不利于氢能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发展。

而但从过去电动车产业发展经验看,不免让人担忧,政府给的钱多,就会吸引骗子,最终造成补贴资源浪费。

在安邦智库看来,在政府补贴政策和资本市场刺激之下,中国常常出现盲目扩张现象,导致严重的资源浪费,影响产业的良性发展。一旦补贴减少或取消之后,大批企业会受到冲击,这已经在电动车汽车中得到验证。

如果其中涉及到金融部门的优惠贷款政策支持,那么就会形成坏账,一旦产生大范围的连锁反应,就可能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改变这种现象,关键要进行市场化改革,政府之手不能太长,要给市场留出足够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