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世界朝着“1+3”格局的方向又迈进一步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6月6日

最近,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国访问的消息颇受外界关注。据新华社报道,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访问了三个国家,分别是:

其中,在德国的逗留时间最长,王岐山副主席分别会见了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总理默克尔和外长马斯。

对此,外界纷纷猜测,出访活动一向不多的王岐山副主席此次一口气便访问了三个国家,一定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尤其是放在当前中美谈判前景不明朗的特殊背景下。

那么,此次王岐山副主席出访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会晤中,双方表态有何深意?在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的背景下,未来世界格局将发生怎样的深刻变动?

-01-

这是一次很不寻常的访问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王岐山副主席在与默克尔会晤时表示:

中国坚持和平发展,通过不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解决好自身存在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兑现党和政府对人民的承诺。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离不开14亿中国人民,我们主张世界各国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面对国际环境深刻复杂变化,中方始终坚持首先做好自己的事,保持冷静清醒,展现定力与担当,理性加以应对。

中德是全方位战略伙伴,双方应加强合作,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共同应对不确定性。

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欧洲,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是欧洲可以平等对话、可持稳定预期、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

接下来,默克尔不无感慨地回应了这样一段话:

德方赞赏中国经济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相信中国一定能够如期实现全面脱贫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

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新问题层出不穷,德方一贯维护多边主义原则和现行国际秩序,主张通过对话加强国际协调与合作,不认同通过威胁和施压解决问题。

德中、欧中在广泛问题上拥有共识,愿与中方加强沟通、交流与合作,共同完善国际治理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在双方进行上述这番交谈的前一天,默克尔刚在哈佛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敦促大家,要为了多边和全球化的世界利益而共同行动。

在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的背景下,仔细体会双方表态中的一些共识不难发现,未来世界正向着“1+3”世界新格局方向发展。

-02-

“1+3”世界格局的现实依据


“1+3”世界新格局,是安邦智库(ANBOUND)为正处在全球地缘政治深刻变动的中国提出的重要战略思想。

在我们看来,“1+3”格局的本质,就是支持全球化与反对全球化、多边主义对抗单边主义的对垒。美国代表的“1”,是反对全球化、奉行单边主义的一方,中国、日本、德国所代表的“3”,则是支持全球化、奉行多边主义的另一方(陈功,2018年3月)。

在这一对世界新格局的重要预判形成伊始,很多人不解,因为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很多人担心欧洲和日本与美国站在一条战线上,还要趁机占中国的便宜。可为什么安邦智库(ANBOUND)如此大胆的呼吁中国应与日本和德国成为伙伴,共同面对美国的打压?

其实,支撑安邦智库(ANBOUND)大胆做出1+3世界新格局预判的因素有很多,但欧洲本身的脆弱是其中重要的一点。

从公开数据不难发现,2018年下半年以来,有着欧洲“发动机”之称的德国,经济增长出现“哑火”。2018年三季度德国GDP罕见环比下降0.2%,四季度增速回升至零,勉强避免了技术性衰退,进入2019年,德国经济下滑的态势也并未得到扭转。

德国的经济出现了什么问题?勒哲尔研究所研究员克拉埃的看法,也许可以为我们解答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德国经济结构过度依赖出口,在全球贸易放缓的环境下必然承压。根据相关的数据,德国对外依存度自2010年起逐年攀升,2018年高达39%,德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与GDP之比已连续三年居于世界首位。

高度依赖出口的经济结构,使得德国在贸易动荡时代首当其冲。德国经济信息研究所的预测称,如果英国硬脱欧的情况出现,对德国出口将是灾难性影响,德国对英国出口可能暴跌50%以上。在出口受到冲击的情况下,德国并没有太多国内需求来“对冲”。

与此同时,德国在产业结构上的“弊端”也在暴露。长期以来,德国经济过度依赖汽车产业。根据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报告,德国汽车产业收入占比约为20%,占德国总出口的16%。随着2018年9月1日生效的欧盟排放新规,对上市销售的汽车作出更严格的排放、检测规定,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德国汽车生产和出口放缓。

也许您要问了,发达的德国不能依靠服务业的发展吗?麻烦的是,德国的许多服务业实际上也服务于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占有较大的比重,服务业的产业体系、资源配套、就业等,也与制造业的变化紧密相关。更大的问题在于,不少德国服务业由于常年受到保护,缺乏充分市场竞争,生产率、竞争力都不高。

此外,德国对财政赤字的抵触令德国政府和私人部门的投资常年不足,掣肘经济转型,而由于欧元区其他经济体与德国经济高度融合,这反过来进一步会恶化德国的外需。

-03-

买方世界成“1+3”格局的催化剂

对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全球竞争力长期居于高位的德国,难道就不能凭借发达制造业及享誉全球的众多产业、大型集团在短期内实现再平衡吗?

在安邦智库(ANBOUND)高级研究员贺军看来:

德国仅靠一己之力对抗与美国的贸易摩擦?我们的看法并不太乐观。我们曾经指出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当今世界已经是一个“买方世界”谁拥有消费市场,谁就更加主动,谁就能说了算;而不是一个生产制造者说了算的“卖方世界”。

安邦智库(ANBOUND)揭示的世界经济的这种结构性变化,也确定了世界上几个制造业大国的阶段性“命运”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作为全球顶级制造业翘楚的德国,都在全球经济的结构调整中遇到了“结构性的挑战”,更成为全球贸易战的主要“打击”对象。

实际上,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种形势变化,安邦智库(ANBOUND)几年前就提出了中国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的结构性转型。

不难预判的是,德国的经济问题恶化,正在从内部来损及欧洲经济。在动荡的全球经济与贸易格局调整中,整个欧洲经济正在成为一个脆弱的板块。

中国在这一过程中,又应该从中找到什么机会?

贺军认为,对于中国来说,这可能意味着一系列的复杂变化:

来自欧洲的内部需求可能会减少,这会影响欧洲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外部市场;与此同时,欧洲对来自中国的需求和资本可能会更加重视,希望中国的需求与投资对欧洲有所带动;欧洲在美欧贸易谈判中的筹码会减少,处于不利的地位,但这也会加剧欧洲对美国的“抗争”;欧洲需要更多的外部合作,从经贸、投资到地缘政治领域,欧洲可能会调整对外合作的态度,这对于正在争取“1+3”格局的中国可能会有利。

 

-04-

结论

贸易战搅乱了过去的世界格局,美国与欧盟、尤其是与德国的纷争,为构建“1+3”的世界新格局提供了机遇。欧盟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务必要学会如何与欧洲多国友好相处,而贸易保护浪潮下,中国如果与日本和德国成为伙伴,将对全球和中国经济都会带来不可忽视的变化,也会改变新的国际合作格局。


在安邦智库(ANBOUND)学者看来,此次中国能获得德国方面这样的回应其实并不简单,虽说今后不会一帆风顺,但中德达成更多的共识,这一形势也使得世界朝着“1+3”格局的方向又迈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