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在怕什么?要对苹果、谷歌、亚马逊......动手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6月6日


和人类几百年商业史相比,互联网的历史则显得尤为短暂——经过20多年的商业化发展,人类社会正进入以网络经济为代表的知识经济时代。

在人类赞叹互联网为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变化的同时,全球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成为商业巨头。在全球,市值前五的位置已经悉数被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和脸书等超级网络平台把持;在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短短十余年时间,市值合计达到50000亿元。

可最近,美国联邦政府针对科技巨头开启的反垄断调查,让人们开始相信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巨头们也许就要大难临头了.......为什么在互联网发源地的美国会发起对互联网巨头的调查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曾在安邦智库二十年前的产品中写到过。


-01-

信息资本主义究竟是什么?

早在2000年,知识经济刚被提出时,安邦智库(ANBOUND)学者就注意到在这个时髦概念的背后是“信息资本主义”(INFORMATIONAL CAPITALISM)的兴起。

作为一种社会与经济体制,对于当时的人类社会而言,显然,信息资本主义称不上全新的历史经验,因为它的基本推动力量仍建立在个人欲望的满足之上,建立在以利润追求为导向的无止境竞争之上。

但在当时信息资本主义开创了一种崭新的社会发展模式,信息科技的创新成为驱动生产力增长、生产组织重组、生产关系调整,以及经济活动全球化的根源;经由数字通讯连结而成的电脑网路成为组织全球经济活动与社会生活的骨干;个人增长知识、创造财富与享用财富的机会无限扩大;呈几何级数倍增的信息处理速度与记忆容量,加速了所有关键性科技领域的进步,让人类社会面临空前的驾驭科技进步之难题;尤其是基因工程科技的突破,带来极为复杂而难以预料的社会后果。

可以说,从安邦智库(ANBOUND)学者早期对“信息资本主义”的提示到如今这个问题受到国内学界广泛关注已经过去有近二十年了,可对于究竟什么是“信息资本主义”,似乎大家还没有清楚的认识。

信息资本主义,也可以称为信息化资本主义,也称为数字资本主义,最早是由美国传播政治经济学家丹·席勒在20世纪90年代末提出,引发了学术界的关注并讨论。他在《数字萧条:信息技术与经济危机》一书中明确的指出,信息化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资本主义制度更容易出现信息和通信技术密集型产业”。

至于资本为什么要与信息技术紧密结合呢?他认为,资本对信息技术的狂热可以部分体现于,他们将信息技术视为21世纪取得商业成功的核心竞争力。也就是,资本+信息,构建形成了新的生产,新的社会,新的资本主义。

在安邦智库(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理解一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实际相结合。

如果抛开书本看现实,信息资本主义就是网络与资本搅合在一起,产生了新的资本主义——信息资本主义,产生了新的、更为重大而高效的剥削形态。

资本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前景,才产生了狂热,才会疯狂追逐信息技术。那些信息上市公司在路演时面对的狂热追捧,上市后疯狂的创纪录的股价表现,背后的原因就在于此。

-02-

信息资本主义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后果?

安邦智库(ANBOUND)学者认为,答案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剥削、垄断与社会混乱。

网络化的生产强化了剥削问题,自动化技术在提高生产率与利润率的同时导致失业问题与工资水平停滞问题,这又反过来拖垮了消费者需求。

一棵大树之下,寸草不生。一家高大上企业的下面,让大量企业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可能性,这本身就是剥削。过去的程序员是高大上的职业,现在他们自己都称自己也就是个“码农”,程序员也变成了“程序猿”。

所谓中产阶级的贫困问题日益凸显,造成了越来越多的不满和社会矛盾,这在美国社会表现的尤为突出。

垄断则是另一个问题,垄断实际是与剥削紧密相关的,对利润的狂热追求必然导致垄断的产生,资本的野心也会加大垄断的形成。这样的问题,在中国尤为严重,原因在于中国的法律体系对此几乎没有什么认识,因此难有作为。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企业才会在中国堂而皇之的成为垄断企业,虽然他们的市场声誉实际并不怎么样,市场杀伤力以及对其他企业的毁伤程度很大,但政策地位和市场地位牢不可动。

令人遗憾的是,在中国,公共政策的制定还未就信息资本主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充分考虑,甚至对垄断的互联网企业采取了高度支持的态度和立场。在这方面,独角兽企业就是非常明显的一例。

-03-

给中国的独角兽热泼一盆冷水

中国市场追逐独角兽是“后来者”(new comer),总是跟在美国资本市场的屁股后面,但与美国市场不同的是,中国不少地方政府也加入到追逐独角兽的浪潮之中。

据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观察显示,一旦中国的地方政府开始认可独角兽,把培育独角兽当作政绩目标,就会“泵入”更多的非市场资源(如财政资源、政策倾斜等)加入其中,人为放大了独角兽效应。

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在调研中了解到,国内从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有不少城市制订了自己的独角兽发展目标。国内某大城市到上海参观后比较,本市在一些经济指标上不如上海,但在独角兽数量上多于上海。由此可见,比较独角兽企业的多少已成为地方政府追逐的目标之一。

这样的形势不免让安邦智库(ANBOUND)学者担忧,竞相追逐“独角兽”的导向,对地方来说可能弊大于利,因为当前国际资本市场上,随着资本市场的形势有所变化,独角兽已经开始退潮,而国内还在追逐这个正在“过气”的投资热点。

看国内的独角兽们,包括那些已经成功上市的前独角兽们,给地方经济、给产业、给城市带来了什么呢?一方面,它们从地方政府索取大量优惠及资源,但业绩和利润却不敢恭维,以国内某著名的共享经济明星企业为例,其成立至今已经烧掉了400亿人民币的资金,但至今盈利遥遥无期,上市也无法在短期内成事。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情况可能很不妙。

另一方面,它们也给城市经济带来不少“负作用”——导致地方的实体商铺纷纷关门,城市街道繁荣受到影响,税收来源降低,财政乏力。

因此,从信息资本主义原理来看,独角兽企业实际是会带来剥削和垄断的。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独角兽企业实际是消耗掉社会财富的一种方式,它利用了资本市场和人们对未来的预期来发展。在追求规模的商业模式下,隐含了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对中国的各级政府来说,盲目追逐独角兽恐怕已不再是最佳的选择了!

-04-

结论

也许未来世界,信息资本主义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回避的核心问题,试想当信息与资本结合,当信息社会来临之际,我们是否真正有能力解决剥削、垄断和社会混乱?如果这个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这其中必然孕育着重大的危机。

不过此次美国政府启动的反垄断调查将为我们抵抗信息资本主义带来新的希望,相信随着各国加大监管来平衡互联网公司的天然垄断性,独角兽们想按过去的资本逻辑来发展恐怕越来越难。了解更多关于信息资本主义问题及中国如何应对的相关内容,欢迎查看2019年5月28日,安邦智库(ANBOUND)高端研究产品《战略观察》第6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