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OUND独立视角:关税的国家意义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7月26日


图源网络


1如日方升的关税环境

随着中美贸易纠纷的深化,国际贸易形势日益复杂化,极大的影响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未来几年的发展走势。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多次调整进口税率,同时扩大了按较低税率征税的商品范围。中国今后将进一步坚定不移地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继续实施出口和进口并重的政策,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市场准入范围,进一步降低进口关税。

然而比官方降低关税策略更为激进的是,近日有多位专家提出“零关税”的观点。那么零关税是否真的能解决当下中国所面临的困境?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在他看来,零关税并非是最合理科学的解决方式。

众所周知,世界贸易组织(WTO)自《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开始,就在竭力推动自由贸易,降低各国的关税。五十年前关税的平均高度是50%-60%,到上世纪80、90年代则降到了10%以下,达到WTO的关税水平。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 是一个政府间缔结的有关关税和贸易规则的多边国际协定,简称关贸总协定。它的宗旨是通过削减关税和其它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差别待遇,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以充分利用世界资源,扩大商品的生产与流通。

关贸总协定于1947年10月30日在日内瓦签订,并于1948年1月1日开始临时适用。应当注意的是,由于未能达到关贸总协定(GATT)规定的生效条件,作为多边国际协定的GATT从未正式生效,而是一直通过《临时适用议定书》的形式产生临时适用的效力。GATT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前身。

与此同时,WTO要求中国的关税也要下降,中国的汽车进口关税渐渐从170%降到50%,现如今还停留在25%的水平。然而,整个中国的加权平均关税率,在上世纪80、90年代是40%-50%,到90年代末中国加入WTO之时,则为百分之十几。

WTO曾给予中国一个过渡期,要求中国在十五年内把关税降到15%以内。实际上,2015年时中国的关税降到了9.5%,2018年已经降到7.5%。不过整个世界的贸易,已经降到了5%以内,美国现在是2.5%。


 2016年世界关税税率图    图源网络


2贸易自由化下 低关税的困境


在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当今世界贸易发展渐入佳境,各国关税不断下降。关税越低,越代表了一种贸易的自由化,但是低关税在世界贸易变化的格局中已渐显不适应的态势。

举例来说,A国家生产一个产品,卖到B国家,B国家只是在A国家生产的产品价值上加5%的关税,也未觉有何不妥。但如果A国的产品,中间的环节有几十次的要经过各个国家的海关,要跨越各个国家的国界。

当今世界格局下,几十个国家共同生产一个产品,A国的零部件做出之后,运送到B国变成一个部件;部件做出来了,再到C国,变成一个模组,一个系统件;系统件又运到最终总装厂,经过四个企业。


 图源网络


倘若这四个国家都征5%的关税,这一部分就重复形成了百分之十几的关税,而且把劳动力、物流、运输中的一些非产品的硬件部分,以及一些服务的部分都算在这个产品的价格上,海关在征税时,是按价值多少来征收关税。

比如一千公里的铁路运输的费用,航空运输的费用,不断的叠加,这些费用在叠加的过程中都变成了关税的一个基数。不难发现,在这种态势下,必须是零关税才能适应这种几十个国家,几百个企业共同制造一个产品的局面。产品从最终生产厂卖到全世界,零关税在这个过程则是最合理的,因此零关税也随之应运而生。


3零关税是金科玉律?

那么零关税是最合理科学的解决方式吗?在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生产型社会与消费型社会是不同的,发达国家是消费型社会,消费是主力,他们从世界各地买产品,因此零关税使他们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而在生产型社会中,整个国家大部分是靠生产来赚钱,生产出的产品,国家征收一个关税,等同于是在所有出口产品上“抽成”,赚取一点利润,这算是国家层面的“利润”,算是一点管理费用。


图源网络


实际上,中国的关税水平呈不断下降的趋势,甚至是超水平下降,当前税收占财政收入的比例是80%。以2018年为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56401亿元。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16879亿元,关税2848亿元,同比下降5%。

从这些税收结构可见,中国的关税所占比例很小,那个面向国际市场的所谓“管理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而且,中国的关税水平始终在持续下降,特别是在2012年后,国家关税和进口增值税及消费税的增速都低于GDP的增速。国家关税的GDP占比从2007年的0.53%已经下降到2016年的0.35%。

从关税变化可见,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中,关税与税收的变化趋势也印证了这一点。与此同时,深度观察中国的产业现实,又可发现中国产业结构仍在优化。尽管第二产业的比重经历了不断波动的过程,但长期稳定保持在40%到50%之间,工业内部结构转型升级加快。制造业增加值占全部商品增加值的比例由1978年的30.5%上升到2005年的52%。所以,中国的内需市场在扩大,关税占比的下降也表明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做了很大的“让步”。


核心观点


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的经济政策应审慎对待消费和市场空间的问题,在产能方面需要采取果断措施,加快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型社会的转型步伐,扩大内部市场空间。至于互联网上谈论较多的中国的“零关税”趋势,安邦智库认为时机尚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