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型企业生存的核心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8月22日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陈功著


居然还有人认为,企业只要通过追求生产线的规模,装配方式的生产以及大肆开设实体店就可以获取生存。实际上,在今天,这种运作模式逐渐失灵。一个可靠的信息中心,才是未来企业盈利的支点。




后工业社会,意味着整个社会进入了信息化时代,置身于这样的社会,企业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回答这个问题,究其根本要先了解什么是信息化?正如中国的许多概念源自日本那样,“信息化”这个概念也毫不例外。1963年,日本学者梅倬忠夫在《信息产业论》一书中描绘了“信息革命”和“信息化社会”的前景,曾预见信息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将会引发一场全面的社会变革,并将人类社会推入“信息化社会”。此后,在1967年,日本政府的一个科学、技术、经济研究小组在研究经济发展问题时,依照“工业化”概念,正式提出了“信息化”概念,并从经济学角度下了一个定义。即“信息化是向信息产业高度发达且在产业结构中占优势地位的社会——信息社会前进的动态过程,它反映了由可触摸的物质产品起主导作用向难以捉摸的信息产品起主导作用的根本性转变”。


1 数字化技术  一日千里


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时代出现巨大的进步,竿头直上。在技术方面,以二进制为代表的数字化,深刻地影响人们的工作与生活。从声音到影像,从图书馆到无纸化办公,再到生产线上奔忙的数字化机器人,整个社会的数字化程度是令人惊叹。由于二进制的“1”或“0”非常便于传送和交流,因此“互联网”或“网络”也已经普遍存在,网络化技术更可以使互联网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整体,采用一种标准的计算机网络语言(技术上称为协议,如TCP/IP)使得所有的计算机实现相互交流。目前人们所熟知的国际互联网,实际上就是全球各种计算机的“网络的网络”,成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干线。美国天体物理学家拉里·斯马尔甚至认为,互联网是自古登堡以来所发生的最根本的变化,这种相互连结的网络基本上是时空的破坏者,把距离和时间缩小到零。数字化技术的进步似乎是无止境的。早在2009年,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在《信息分析的核心》就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他看来,把一切信息都转换成数字,所带来的数据量的迅猛增加的问题,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一个是数据压缩技术,这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并且有效;另一个是信息通道具有更高的带宽。对于信息化的技术性担忧颇有些杞人忧天的意味,可以肯定的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信息世界的快车道。

英特尔公司所生产的微处理器已经可以容纳1000万个晶体管;据说十年以后,人类将生产出能容纳l0亿个晶体管的芯片。这种几何式的增长速度被信息技术专家称之为“莫尔定律”,这个定律预言:微处理器所包含的晶体管数量将会每18个月翻上一番。可能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把一切信息都转换成数字固然方便,但这同时也会导致数据量的迅猛增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存在两个有效途径,一个是数据压缩技术,这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并且有效;还有一个更具时代意义,这就是信息通道具有更高的带宽。根据科学的计算,人类有史以来积累起来的知识,在一条单模光纤里,用3-5分钟即可传输完毕。为此,有人乐观地说:“光纤已经带着我们从较窄的带宽大步跳跃到近乎无限的带宽时代”,所以对于信息化的技术性担忧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我们可以肯定的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信息世界的快车道。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陈功





2 信息技术催生信息社会


然而,技术进步只是信息化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也值得关注,那就是信息化推动社会环境的变革。众所周知,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关键性的科学技术则是推进社会转型的第一动力。在人类历史上,生产工具是生产力的决定性因素,每一项划时代的重大科技进步,都会带来生产工具的质的飞跃,并将其转化为社会形态的变革。以计算机通信技术为核心的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必将以提高生产工具的信息量为杠杆,促进人类社会向信息文明做出跃迁。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陈功著


专家们认为,“由电脑和通信手段造成的信息时代,不仅对现代工业社会有巨大的社会经济影响,它还将引起大规模的社会制度变化,使现代制度转变为全新类型的人类社会,即信息社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数据通信技术、网络技术与18世纪的蒸汽机技术、19世纪的电气技术一样,都具有划时代的性质。从社会学的视角来看,信息化的基本内容是建立新质的(与信息技术和信息社会相适应的)行为模式、社会结构和社会规范体系。简单地说,就是确立一套新的信息文明的社会形态。这是一个信息技术逐渐建立自己的规则、新的行为方式逐渐制度化的复杂过程,也是社会学家所说的“技术与社会互相生成”的社会过程。


3 未来型企业——信息组织


如果沿着这样的一条路径去思考,从数字化、网络化、信息化,再到信息文明和信息社会,那么剩下的问题就会变得迎刃而解。在信息社会的条件下,企业组织作为信息社会的重要组成单元,也必然要进行信息化的改造以适应环境的变化,那些无法适应的企业会被无情地淘汰,而那些生存下来的企业,必然已经成为了高度信息化的企业——信息组织。这个过程用系统论思想来解释,就是一个从无序走向有序的自适应过程,这是一件在社会进步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对于未来型企业向信息组织做出的转变,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在2002年曾写过一份专门的研究报告来解释这个问题。这份研究报告的研究重点是汽车产业,所要回答的问题是未来型的汽车制造业企业将会是什么样?在研究成果中描绘的情景就是信息组织的形态,未来型的企业必须仰赖信息技术才能生存。现在看似极为重要的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线,到了信息社会的时代仅仅是个无足轻重的产品终端。对于未来型的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信息中心,这是未来型企业的网络神经中枢。传统企业的核心是物化的东西如生产线,未来型企业的核心是信息中心和信息网络,在信息中心和信息网络的支持下,未来型的企业完全可以全球发展,市场是全球性的,采购是全球性的,资产也是全球性的,利润也是全球性的……。至于企业的产品生产终端,其实仅仅是一个根据信息网络传达来的指令做最后产品装配的地方。这样的情景,就是信息组织的情景,也是未来企业的情景。现代企业家必须对未来型企业的运作方式有所了解,一味地拼命追求生产线的规模,扩张再扩张,并非明智之举;装配方式的生产以及实体店的开设数量,也未必能让企业具有适应未来的能力。在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传统模式下的企业,即使眼前利润再好,运作再顺利,也不意味着拥有确定的未来。这样的结论是否正确?企业家应该冷静思考,要么信息社会根本就是南柯一梦,要么就是自己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很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