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内的这个呼声值得我们警觉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8月22日

美国华盛顿 美联储总部大楼   图片来源网络


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在最近的美国国会的听证发言中,除了进一步强化了美联储对经济放缓的担忧和降低利率的预期外,还驳斥了让美国恢复金本位的想法。他表示恢复金本位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因为那将意味着美联储将不再能够保障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当然,重回布雷顿体系并不现实,而且美国也不会放弃美元在信用货币时代几乎不受约束的超强权力。但值得思考的是,现在美国为何现在重提此事?“醉翁之意”究竟如何?

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提出金本位制的讨论,也意味着金本位制也不再限于学术研讨和市场研究,而是进入决策者的视野,使得美联储花费很多的时间去解释,这表明对金本位制的探讨已经不同以往了。

金本位制:

金本位即金本位制 (Gold standard),金本位制就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在金本位制下,每单位的货币价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黄金(即货币含金量);当不同国家使用金本位时,国家之间的汇率由它们各自货币的含金量之比——金平价来决定。金本位制于19世纪中期开始盛行。在历史上,曾有过三种形式的金本位制:金币、金块本位制、金汇兑本位制。其中金币本位制是最典型的形式,就狭义来说,金本位制即指该种货币制度。


美国的政策决策者推动金本位制的讨论,看起来与现任美联储候选人和货币政策改革倡导者朱迪•谢尔顿有关。作为非主流的货币政策经济学家的谢尔顿一直是恢复金本位的倡导者。她认为,“黄金”是可靠的价值储存单位。

通过将货币供应和信贷与黄金联系起来,而不是依靠十几个货币官员每年召开八次会议来确定利率的判断,这是完全合理的。相互关联的系统可以允许个人(如黄金标准下)或外国中央银行(如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货币可自由兑换。无论哪种方式,它都可以解决通胀压力。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美国执行董事朱迪·谢尔顿(Judy Shelton)


她认为,现在所有关于国际贸易体系的讨论,在确保公平的货币竞争环境方面没有任何规则。经典的“金本位制”确立了货币价值的国际基准,符合自由贸易原则。今天一些国家刻意操纵货币,以获得出口优势。因此,有媒体评论称,谢尔顿的选择可能暗示特朗普对美联储领导人的挫败感以及央行货币政策的方向。

历史上,金本位提供的货币更稳定,通货膨胀率也低于信用货币。但美元脱离金本位进入信用货币时代,并借助石油美元重新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后,美国大量发行债务刺激经济,进入疯狂印钞时代。


特别在,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的十年里,美国通过无节制印钞已经直接导致美元的货币信用不断降低。对通胀和债务的担忧,使得在美国对金本位制的讨论和呼声越来越多。格林斯潘在几年前也提到了通过金本位制如何去掉多余的债务泡沫。


金本位制的兴衰:

随着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矛盾的发展,破坏国际货币体系稳定性的因素也日益增长起来。英国在拿破仑战争期间,美国在南北战争期间都曾经停止黄金与纸币的兑换。  到1913年底,英、法、美、德、俄五国占有世界黄金存量的2/3,绝大部分黄金为少数强国所占有,这就削弱了其他国家货币制度的基础。到1913年,全世界约有60%的货币用黄金集中于各国中央银行,各国多用纸币在市面流通,从而影响货币的信用,而一些国家为了准备战争,政府支出急剧增加,大量发行银行券,于是银行券兑换黄金越来越困难,这就破坏了自由兑换的原则。在经济危机时,商品输出减少,资金外逃严重,引起黄金大量外流;各国纷纷限制黄金流动,黄金不能在各国间自由转移。由于维持金币本位制的一些必要条件逐渐遭到破坏,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也就失去了保证。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各国停止银行券兑换黄金并禁止黄金输出,同时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战争期间,各国实行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汇价波动剧烈,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已不复存在。于是金币本位制宣告结束。

在美国,2018年11月美国西弗吉尼亚州众议员亚历克斯穆尼在众议院提交了一项新法案,试图将美国的货币体系恢复到金本位制。穆尼强调,需将黄金的货币价值重新注入美元,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控制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并将其决定权交还给美国市场。

同时,近十来种数字黄金货币(一种以黄金重量命名的电子货币,计量单位是克或盎司)也正在开始执行商品交易过程中的一般等价物职能,给金本位制带来了新的因素。

对此,谢尔顿在2018年写道,“如果加密货币的吸引力是它们提供共同货币的能力,并为每个已发行的单位保持统一的价值,我们只需要参考历史经验,以确定这些相同的品质是通过经典的国际黄金标准实现的。”

在这个背景下,金本位制回到美国政策制定者的视野,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在经历了QE后,流动性的过剩带来的债务问题正深刻影响美元的信用。如谢尔顿所言:重返黄金标准使美国“有机会在全球货币事务中继续保持突出地位”。

同时,因为美元信用的不断丧失,在世界多国收购黄金去美元化,以及油价波动的大背景下,如何确保货币价值,恢复金本位和绕开SWIFT美元结算交易(去美元化)的声音和行动在欧洲(德国主导)及新兴市场等非美元区国家不断壮大,以防止美元信用突然崩溃,更是把黄金当作是一种独立于外部金融市场系统的财富和货币力量。

更为重要的是,对金本位的讨论将对美联储的独立性产生影响,而这也是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在美联储饱受特朗普政府批评和在资本市场的压力的情况下寻求降息,已经使得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特朗普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讨论货币政策的目标,探讨恢复金本位制的可能性,实际上就进一步使得美联储的独立性更加弱化。

因为,这意味着美联储现有的政策目标(就业和通胀)失去了反映经济情况的意义和作用。美联储也就没有了独立执行货币政策的理由。另外,讨论金本位制的可行性,实际上是让美联储放弃将储备利率作为干预市场的工具,因为,在金本位制下,利率将由市场供需决定,而特朗普总统和谢尔顿的观点相同,即美联储人为抬高了利率水平,没有反应市场的真实需求。那么,即使“金本位制”无法实施,美联储使用利率工具的效果也将弱化,特朗普降息的目的也就实现了。

另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是,金本位制下,世界上各个国家独立执行货币政策的主权会受到约束,也就无法通过改变汇率赢得国际贸易的竞争,从而影响到世界贸易的格局,对美国更“公平”。这个看法是符合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需求,为其推动汇率战和贸易保护政策提供了依据。

虽然特朗普总统希望通过没有贬值来保持美国商品的出口竞争力,但在各个国家跟随美元的宽松政策下,似乎没有效果,使得特朗普一再攻击欧盟、中国等国家的汇率政策。

谢尔顿曾在《货币灾难》一书中也写到,“全球实行的是浮动汇率。现在,全球货币安排已经恶化成一种更高赌注的扑克牌游戏,其中决定汇率的基础是政府官员和投机者之间的尔虞我诈。”……“随着汇率的不合理的波动,货币正失去其传达价格信号的灵敏性。更糟的是,货币已被追求私利的政府用作经济武器,或为保护主义的一种狡诈手段。”因此,在美国讨论金本位制实际上也意味着美国在考虑如何推动现有的国际贸易体系和清算体系的改变。


核心观点

从自身的利益和主流的学术观点出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拒绝了金本位制的可能性,因为其很大程度上不能满足贸易扩大和信用扩张的需求,还会导致通货紧缩的发生。尽管目前恢复金本位只停留在讨论层面,但在当前形势下,这种逐渐增多的呼声需要引起警觉。


朱迪·谢尔顿(Judy Shelton)背景资料:


数十年来一直徘徊在主流经济学之外,因为对货币政策的一些非传统看法而遭到了批评。

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表示自己高度怀疑国会为美联储设定的双重使命——刺激充分就业和维护物价稳定,长期利率适度是否很重要。她有两项主张:

1)降低利率至“0”水平;

谢尔顿6月份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如果自己被任命,将在一到两年内将利率降至0%。

除了支持降息外,谢尔顿曾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担任他的经济顾问,这也是特朗普欣赏她的原因。

2)支持“金本位制”。

注:“金本位制”是一国货币与黄金直接挂钩。金本位制下,黄金有固定价格,货币能转换为一定数量的黄金,以此决定货币价值。


谢尔顿4月21日曾在华尔街日报中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货币制度变革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