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之敌,东亚悲歌

公共关系办公室   2019年11月13日

近来日韩之间紧张的关系,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即使美国出面调停,这两个盟友国家之间的隔阂似乎也难以消除。是什么致使日韩两国之间的纠纷不断升级?仅仅只是因为贸易问题吗?在安邦智库研究人员看来,身份政治问题所引发的矛盾,在此次日韩贸易纠纷中至关重要的角色。


身份政治影响日韩贸易争端走向


早在上世纪70年代,身份认同这个概念在地缘政治研究领域就不断地出现,身份认同指任何机构在决策过程中都会受到其关于自身定位的影响。就像德国受二战影响而格外重视欧洲多边合作一样,近日来不断发酵的日韩贸易摩擦,也缘自于此。

了解身份政治,则为理解本次日韩贸易争端提供了一个新角度。韩国法院此前针对三菱重工战时奴役劳工的判决,本质上很难影响两国的宏观政策,但却深深刺痛了日本人的神经,进而使得日本政府做出了看似过激的反应。



而贸易摩擦迅速向其他领域扩展,实际上也表明身份政治不断变大的影响。在日本方面宣布限制出口后仅仅4天,韩国民间就开始出现“抵制日货”的声音并不断扩大,后来甚至出现了韩国人在日本使馆门口自焚的极端事件。

而日本方面则有超过半数的国民支持安倍政府限制出口的举措,这种现象在安倍政府的整个政治生涯中都实属罕见。安倍政府前日明确表示,韩方有关奴役劳工的裁决远非单纯的经济议题,而是属于“两国之间的信任问题”。

可以预见的是,日韩双方未来就此事的政策上将不得不面对身份认同因素的限制,政策灵活性将越来越有限。



身份认同 日韩的希冀


韩国是一个追求地缘利益的国家,希冀于能在世界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与任何新兴国家一样,韩国需要强化自身的正面身份认同。

但与一般国家不同的是,对韩国来说,从历史入手来实现这一过程较为困难,这从其对于“世界文化遗产”项目上近乎偏执的追求,也可见一斑。

自14世纪末开始直至二战结束,朝鲜半岛都没有出现过独立的政治实体,虽然在日占时期曾出现过规模不小的独立运动及流亡政府,但由于时间跨度过长,其产生的影响很难与戴高乐领导的“自由法国”相提并论。

而与大多数反法西斯国家不同的是,朝鲜半岛自1910年起便被划入了日本领土,当时的半岛政府在日本法西斯的侵略过程中实际上扮演了一个较为尴尬的角色,甚至最终也是依靠外部力量才实现解放。从这个意义上讲,韩国实质上是一个新国家。

日韩合并,指1910年大日本帝国基于《日韩合并条约》,将大韩帝国(朝鲜王国“升级”)并合之事。也被称“韩国合并”。韩国方面的说法是“韩日并合”,又因1910年为庚戌年又称”庚戌国耻“。


1910年8月22日,韩国总理李完用与日本代表寺内正毅签订条约,规定大韩帝国将朝鲜半岛的主权永久让与日本。29日,随着《日韩合并条约》的生效,大韩帝国亡于大日本帝国,朝鲜半岛成为日本国领土的一部分,日本韩国统监府改制为朝鲜总督府,成为统治朝鲜半岛的机关。


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后日本失去对朝鲜半岛实效统治,9月2日,日本签署厉行投降文件,日本正式结束对朝鲜半岛的统治。

而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半岛再度分裂,在恶劣的国际局势下,韩国政府在构建国家的过程中迫切需要一个正面身份认同来凝聚民意。“二战胜利国”、“法西斯侵略的被害者”成为了韩国和朝鲜民族身份的两个重要方面。

这也是为什么在与日本同处美国阵营并享有共同战略利益的前提下,韩国仍然对于“慰安妇”“奴役劳工”等问题具有高度的敏感性。

理性来看,今天的东亚地缘格局是基于现实国家利益需要,当下韩国不得不与日本建立正常关系,但同时又不能将历史轻易翻页,因为这将会对其国家的核心身份认同产生影响。



驻韩日本大使馆前的慰安妇铜像


与此同时,身份政治同样深刻影响着战后日本的国家政策。即使存在极右翼势力的不和谐音符,日本社会整体上都受到了《和平宪法》的巨大影响。

安倍政府即使在牢牢控制国会的基础上,也无法进一步推进修宪议程,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侵略者”成为了日本不得不背负,但又急于摆脱的负担。

从某种程度上讲,“正常国家化”本质上就是安倍政府试图改变日本不良身份认同的一种尝试。而在日本政府乃至日本民众眼中,“韩国多次重打‘历史牌’的做法”则不断将日本拉回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当中,不管是在政府或是民众层面都让日本人越来越难以接受。

日本宪法(日文假名:にほんけんぽう)(又称“和平宪法”)是日本国的国家根本大法,先后经历了大日本帝国宪法、日本国宪法等的演变,不断修改完善。既确立了天皇专制制度,又规定了有限的自由权利。


现行《日本国宪法》于1947年5月3日颁布实施。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此目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这成为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重要保证,也是日本作为和平国家的重要保证。


核心观点

安邦智库认为,除了已经指出的地缘政治因素外,身份政治对未来日韩能否成功管控分歧,并用协商手段解决贸易争端显得至关重要。本次事件最终如何发展,将有可能改变日韩双方对于这一双边关系的认知,进而改变日韩关系的本质。此外,考虑到近年来民族,乃至民粹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复兴的势头,类似的身份认同因素对于国家政策的限制及影响,值得从业人员的持续关注及进一步研究。